廉价药荒难治:标价7.8元黑市叫价4000元

  近日有媒体报道:一盒仅售7.8元,治疗罕见的婴儿痉挛症的注射用促皮质素,在很多家医院难觅踪影,而“黑市”上却卖到4000元。对于廉价药荒,虽然有关部门陆续出台过一些措施,但由于落实不到位,如同“开了方子,没下药”,导致廉价药荒一再上演。

  注射用促皮质素这类廉价药出现“药荒”并非个案。记者5年前就采访过,因常用的“鱼精蛋白”短缺,部分医院心脏病体外循环手术“停滞”。直到目前,这一问题依然存在。此外,日常生活中还有一些“常用价廉药”比如甘草片、酵母片(食母生)等,在医院和药店都难觅踪影。不过因为有替代品,这些药悄悄地消失而没引起波澜,只是新药价格已经贵了许多。

  廉价药之所以缺货,并不难理解,因为无利可图,医药企业不愿意生产,物流企业不愿意配送。在以药养医的背景下,药品越便宜加成越少,因此医院和医生也没有用廉价药的积极性。

  针对这一症结,早在2014年,国家卫生计生委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》,从生产、流通、价格、招采、使用等各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。

  然而,“药方”对症,疗效并不明显。比如“建立常用低价药品从生产、流通、库存到使用全过程实时更新、动态监测和分析的药品生产供应信息系统”,但廉价药频频出现“药荒”的症状说明这套“生产供应信息系统”还不够完善。再比如,相关部门应当根据职责分工,加强对低价药品生产流通等环节的监督管理,“黑市”哄抬救命药价格的行为屡禁不止,说明监管并未落实到位。此外,廉价救命药的种类有多少,药企生产廉价药亏空多少,药品采购供应和临床使用方面如何激励等问题,尚未得到有效解决,说明政策还有待进一步细化完善。

  患者对医改的获得感,最终要体现在医生的每一张处方上,体现在群众的用药上。治疗廉价药“缺货症”的“药方”开出来了,关键是有关部门要及时制定细则,加大政策执行力度,一方面保证低价药品合理利润空间,调动企业生产积极性,另一方面要加快推进公立医院改革,逐步取消以药补医,理顺医药价格。只有这样,医药企业生产与供应廉价药才会成为可能,医生推荐患者使用廉价药才会变成现实,“看病贵”问题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。

  文/新华